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奪目凶靈-2

接下來的交談,隨意之間已隱隱帶有一絲親密的味道。

  他們開始談自己的生活,談工作的快樂,談自己的家人。

鄭浩說:“我的父母去世很久了。有時候我總覺得應該為父親做些什麼,把他失去的一些東西還給他。”

  王娟突然問:“你多大啦?”她有點擔心自己比鄭浩大。男人們好象總是喜歡比自己小的女孩。

鄭浩看了她一眼,說:”我43年生的,到今年快六十了。”

  雖然這個玩笑開的有點莫名其妙,可王娟還是笑的前仰後合,眼前這個二十來歲的大男孩怎麼可能出生在解放前呢?她邊笑邊說:“要這麼說,我就是清朝乾隆年間出生的,你要叫我姐啦。”

鄭浩也笑了笑,抓起桌上的杯子又放下。

  王娟注意到鄭浩整個晚上什麼東西也沒喝。

  三藍酒吧的音樂婉轉纏綿。

  當王娟講起自己家裏的裝修時,鄭浩說自己家在附近也有套房子,最近請朋友裝修,搞的很不錯,問王娟是不是願意去瞧瞧。

  王娟低頭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在這個時候貿然前往一個男孩家,一定會發生某些事。或許鄭浩會放著悠揚而哀傷的音樂,或許他還會請自己喝一杯,或許在喝過酒後他們會接吻,或許接吻後。。。。。。

  她覺得以後的事情作為女孩子已不該去想了。怕什麼呢?自己都談過三個男朋友了,對於很多事不但經歷而且熟悉,相信發生任何事情自己都是能夠解決的。

  何況眼前這個男人是這樣的。。。迷人。

  見王娟欣然同意,鄭浩便掏出厚厚的錢包買單。

  在計程車上王娟無意中碰了鄭浩的手。他的手冰冷發僵,仿佛是一塊冰箱裏放過的凍肉。她低頭去看,發現他的手背上有塊指甲蓋大小的褐斑。

  “這是什麼?”她問。

  “哦,這是屍斑。”

  “啊,討厭。”王娟輕輕打了他一錘,嬌嗲地說:“少嚇唬人。”

  計程車停在南坪85號前的大槐樹下。下了車,他們挽著手走上了長長幽暗的樓梯,一直走進了那套陰森森的203室。。。。。。

  三藍酒吧的收銀員小崔一向是個很少出錯的精明女孩。可是在淩晨下班結帳時,卻驚奇發現在今天的收帳裏赫然有一張燒給死人用的紙錢。

  奇怪的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清晨,晨練的人們驚恐地發現,有一具女屍被吊在南坪85號前的大槐樹上。

  市刑偵大隊在接到南坪派出所的報案後,立即派人趕往現常李敏剛從熱乎乎的被窩裏爬出來就接到刑偵隊叫她去凶案現場的電話。她只是個去年剛從警校畢業的年輕女孩,雖然幹這行時間不長,但她卻非常明白迅速趕到現場的重要性。

  刷牙洗臉,連護膚霜都沒顧上抹,她便匆匆趕往南坪85號。

  還沒下車,遠遠地就看到大槐樹下圍著很多人。人們議論紛紛。幾個南坪派出所的同志正在現場維護秩序。一具女屍被一根白色皮包帶吊在離地四五米的槐樹枝幹上,隨著風輕輕地搖晃,情形相當恐怖。

  女屍身著黑色職業女裝,一只左眼被人生生地剜去,留下一個血淋淋的大窟窿。從女屍圓瞪的右眼和大張的嘴來看,這個女孩臨死前一定受過巨大的驚嚇。

  李敏覺得有點噁心。雖然屍體她見的不少,可是這麼驚恐的表情還是讓她有點心跳加速。沒顧上喘氣,她便和幾個先行趕到的刑警一起展開調查取證。

  很奇怪,現場沒留下任何證據。屍體被吊到五六米高處,大槐樹上卻沒有留下任何攀爬的痕跡,地上也沒有任何梯子的印跡,難道屍體是自己跳上去的?

  驗屍報告和死者身份調查很快就出來了。經調查,死者叫王娟,女,23歲,漢族,某公司職員。參加工作兩年,職業記錄良好,沒有任何犯罪記錄。

  驗屍報告證明死者是在生前被薄銳利器剜去左眼的,而身體的其餘部分並沒有受到傷害,也沒有發生過性行為。死因是由於受到突然刺激後引起腎上腺激素大量分泌致使心肺功能迅速衰竭,導致突然死亡。用句通俗的話講,就是被活活嚇死的。

  有圍觀群眾反映南坪85號的203室是鬼宅,這個女人就是被鬼扼死的。刑偵隊員們當然不會相信。但出於謹慎其間,他們還是找師範學院房管處要來鑰匙,打開了203室的房門。

  203室還是和過去一樣空空蕩蕩。地上鋪著厚厚的灰塵,牆上的白灰因為時間久遠已變得斑駁不堪。

  刑警們驚奇的發現,在地上灰塵中明顯有一個女性高跟鞋的腳印在向裏延伸,一直走到房間中央,然後突然消失了。也就是說一個穿高跟鞋的女人曾走進這個房子,可是當走到房間中央時,她的雙腳卻突然離開了地面,一下子什麼痕跡都沒了。

  這樣的怪事令刑警們大惑不解。房間地面到處都佈滿灰塵,任何人走在任何地方都會留下清晰的足跡。這個穿高跟鞋的女人難道飛起來了?

  對高跟鞋腳印的研究結果更令人驚異。這個腳印與樓外槐樹上掛著的獨眼女屍的腳型完全吻合,完全可以斷定,這些腳印就是王娟生前留下的。

  203室的窗戶並沒有開啟過的痕跡,幾十年的灰塵堆在窗角,大約窗戶早就打不開了。周圍的住戶均表示昨晚沒有聽到任何古怪聲音,也沒有人看到任何異常現象。

  被調來的警犬也沒有聞到任何奇怪氣味。

  一切情形都古怪而詭異。沒有人能解釋那個叫王娟的女人是怎麼從房子裏自己飛到樓外的槐樹上。剜去她左眼的薄型銳利工具究竟是不是人的指甲?而她又是被什麼嚇死的?

  在回刑警隊的車上,刑警老楊摸著他的光額頭對大夥說:“真***奇怪。你們大家想想,那間很久沒住人的203室裏怎麼沒有一個蜘蛛網?”

  這個問題問得一車人不寒而慄。

  有的事情不能細想,因為越深究越讓人覺得莫名的恐怖。

  莫非這世上真有什麼靈異的東西存在?

  幾個月後,又有怪事出現了。黃小潔是個學機電自動化的大二女生,在每天枯燥乏味的機械電子之外,她最喜歡的就是上網聊天了。

  在一個週末的下午,她的qq上突然跳動著花落無聲的名字。黃小潔想不起什麼時候曾加過這個人。點開詳細資料,上面只有這麼幾個字:這傢伙很懶,只留下一只眼睛。

  怪異的語言立即吸引了黃小潔的好奇心。

  通過兩個多小時的聊天,她瞭解到花落無聲的可憐身世:父母雙亡,一個妹妹也死去多年,他一個人遊蕩於昏暗的天地之間。

  女大學生幾乎有點感動,眼睛裏濕乎乎的。

  當花落無聲提出見面的建議後,她竟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當夕陽的餘輝在西方留下一抹陰森的暗紅時,黃小潔在校門口見到了花落無聲。

  花落無聲站在一棵碩大的槐樹下,蒼白的皮膚印著英俊的臉龐,冷酷的氣質有如一個殺手,足以令任何一個女孩砰然心動。黃小潔驚詫他英俊的相貌同時,也很奇怪在她熟悉的校門外怎麼突然多了一棵大槐樹?

  他們在校園外一個雅致的聊吧坐了下來。

  一番簡短而客氣的相互介紹之後,他們聊起了現代文學。

  黃小潔說:“我最喜歡的作家是池莉,我覺得她的文字特生活。你看過她的《太陽出世》嗎?裏面的生活細節就如同我們都經歷過一樣。絕了。”她頓了頓,接著說:“哦,那個乃綱也不錯。我看過他的《小偷抓員警》,也很不錯。”

  花落無聲看著自己手中的杯子說:“作家們其實是在利用紙張和文字,向人們傳達著他們所幻想到的精神。這種精神的大小和力度顯示著每個作家的功底。”

  “對啊,對埃”幾句話有一定道理,黃小潔眼中流露出仰慕的光彩。她傻乎乎地問:“精神力量難道真的可以傳遞嗎?我是說像特異功能那樣把精神轉化成物質的力量。”跨世紀的年輕人們總是對超自然科學感興趣。

  花落無聲笑了,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是的,當然可以。”他說:“我們的思維其實就是一種複雜的精神信號,就好象電能一樣無影無蹤,卻孕藏著巨大的能量。這些精神信號有時候可以通過一些載體轉化成難以置信的力量,跟電能利用電動機變成動能是一個道理。”

  一番希奇古怪的言論,聽得黃小潔直眨巴眼睛。

  落花無聲接著說:“就好象我們在喧鬧的地方去看一幅畫著寧靜山水的畫卷一樣。當你真正看懂了畫中的寧靜意味,就會擺脫周圍喧囂的現實,到達畫家想要傳達的寧靜精神中。這是為什麼呢?因為畫家在通過紙張和繪畫這種媒介,把他想要表達的精神寧靜傳遞給你,將你原本應該感到喧鬧的精神信號扭曲了,覆蓋了,甚至改變了。精神的傳遞使你改變了對事物原本的認識,使你被迷惑,使你失去自我。”

  “有道理。”黃小潔認真的點頭。眼前這位淵博的網友讓她佩服的五體投地。

  “所以精神的力量是可以傳遞的。再比如說——”他憂鬱地看了她一眼,才接著說:“比如說感情。”

  黃小潔覺得自己心在??直跳。

  “如果有人喜歡你,你又是怎麼感覺到的呢?有時候在無形之中精神的信號在傳遞,使你能夠感覺到。當你為一個人著迷,或者愛上一個人時,你的敏感的心靈其實正是被那個人所傳射的精神能量所左右。如果能控制這樣的力量,也許你就可以控制別人,讓別人產生幻覺,產生本不存在的幻象。”

  花落無聲又在笑,兩排白森森的牙齒在他血紅的嘴唇印襯下尤其明顯。

  黃小潔迷惑了。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跟她談感情,會不會是一種暗示呢?

  對於感情她並不陌生。黃小潔的男朋友是一個和她同系的普通男生。一年來,他們的關係總是不冷不熱缺乏激情。和男友相比,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無疑更有感覺。

  她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發熱。。。。。。

  晚十點四十分,聊吧老闆看著黃小潔和那個男人一起走了。付錢時那個男人丟下一張百元大鈔說:“不用找了。”無意中露出手背上的褐色斑痕。

  看到出門時黃小潔挽起那個男人的胳膊,聊吧老闆不禁感歎起女大學生傍大款現象的氾濫和庸俗。

  直到第二天的早晨,人們才再次見到了黃小潔。這個漂亮女大學生的屍體已經被吊上了南坪85號前的槐樹。她的左眼被人剜去,只留下黑黑的血窟窿瞪視著這個奇怪的世界。

  接到報案後,刑警隊的李敏和幾個同事一同火速趕到現常當她看到黃小潔的屍體同王娟一樣,晃晃悠悠掛在南坪85號前的大槐樹上,李敏不禁伸手捂住自己因驚愕而合不攏的嘴巴。

  可憐的黃小潔也失去了左眼,白色紅色的液體幾乎溢滿了血淋淋的窟窿。

  屍體隨風飄遙

  周圍的圍觀群眾議論紛紛。

  有人說:“這肯定是203室凶宅裏的惡鬼幹的。”

  “老鄭家的陰魂這麼多年散不去,真是怪事。”

  又有人說:“哎,我聽說當年住203室的人曾被人打瞎了左眼,這兩個被害的女孩左眼也被人挖掉了。。。。。。”

  “聽說過沒眼睛怪胎的事情嗎?”

  。。。。。。

  驗屍報告和前一次凶案有很多相似之處。死者的左眼是被類似指甲或者刀片的銳利器物挖出的,除左眼外身體其餘部分未受傷害。死因也是由過度恐懼引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