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永遠的嬰兒(1-5)-2

李太太很高興,她知道,只要孩子要吃的就沒什麼大毛病。接著,她又給他沖了一杯牛奶。

  她數了數,這個男嬰上下總共長了8顆牙。

  李麻的兒子4歲了,叫熊熊。他認真地問媽媽:“你為什麼給他吃飯?他也是你兒子嗎?”

  李太太對他說:“熊熊,從今天起,他就是你弟弟,你不許欺負他。”

  熊熊似乎不太喜歡這個醜弟弟,他不情願地說:“我不要他當弟弟。”

  吃飽了,男嬰的情緒似乎好多了,蹣跚著爬上床,去抓熊熊的玩具。

  熊熊大聲說:“別動,那是我的!”

  李太太嚴肅地對熊熊說:“你這樣就不對了。這個孩子比你小,他沒有媽媽,沒有玩具,多可憐。你應該愛護他。”

  熊熊的眼神仍然有敵意。

  那個男嬰抓起熊熊的一個電動汽車玩起來。

  熊熊沒辦法,就把那個電動汽車留給了男嬰,把另外的玩具都抱走了,放到了別的房子裏。

  李太太歎口氣,溫柔地對那個男嬰說:“寶貝,你玩吧,玩夠了媽媽給你換。”

  第二天一早,卞太太和慕容太太就來了。

  卞太太給男嬰送來了幾套小衣褲。慕容太太給男嬰送來一只奶瓶,還有幾袋奶粉——她家這類物品太多了,迢迢根本用不完。

  李太太問卞太太:“你又沒有小孩,怎麼有這些小衣褲?”

  卞太太說:“都是我親戚家的小孩穿過的舊衣服。”

  男嬰見人多了,高興起來,嗚嗚咿咿地叫,手舞足蹈。

  卞太太說:“咱得給這孩子起個名字吧?”

  李太太說:“是得起個名字。”然後,她對卞太太說:“你讀過中專,你起吧。”

  卞太太說:“隨便叫一個吧,不就是個名字嗎?就叫叉吧。大名以後再說。說不准哪天人家父母找來呢。”

  “好,就叫叉吧。”李太太一把抱起那個男嬰,笑眯眯地逗他:“叉!叉!叉!——”

  幾個家庭主婦在一起聊天,說著說著話題就會越軌,開一些葷玩笑。

  慕容太太對李太太說:“你老公本來以為你很規矩,可是過一些日子他回來,發現你把孩子都生下來了……”

  李太太說:“就算我出牆了,孩子也不可能長這麼快呀!”

  慕容太太壞笑說:“鬼知道你什麼時候背著他做過了。”

  李太太:“冤啊,你看我家除了李麻還有一個男人來過嗎?”

  慕容太太:“今早上我還看見有一個卡車司機進來了呢!”

  李太太:“那是連類家的朋友,他的卡車水箱漏了,來討一桶水。他本來是去連類家的,連類家沒有人。”

  卞太太湊熱鬧:“他是來討水,但是幹了什麼就不好說嘍。”

  李太太:“胡扯,他5分鐘就出去了。”

  慕容太太驚歎:“嗨,你們的動作挺快啊!”

  李太太:“你們這兩個長舌婦,一會兒就被你們弄成真的啦!”

  卞太太和慕容太太就開心大笑。

  李太太說:“說真的,那個司機是個挺不錯的人,他說,明天上午還路過這裏,去城裏拉木頭,下午返回來。咱們搭他的車去城裏轉轉好不好?”

  卞太太最寂寞了,她老公是個生意人,一年四季在外面跑,留下她一個人在家獨守空幃。她說:“好哇,我早想買幾件衣服了。”

  慕容太太猶豫了:“可是,我家迢迢……”

  李太太說:“放你婆婆家唄。”

  第二天早上,李太太給兩個孩子吃完飯,對熊熊說:“今天你照看叉,媽媽去趕集。別讓他摸電線,別讓他玩火。還要記住,你和他都不能出去,更不能到井邊玩。餓了,有餅乾和牛奶。媽媽下午就回來。”

  熊熊懂事地點著頭。

  那輛卡車來了,幾個女人說說笑笑上了車,走了。

  這一天,她們在城裏玩得很開心。她們買的一堆東西裏,除了有一些嬰孩用品,剩下的就是一些在男人看來完全莫名其妙的東西,髮夾啦,戒指啦,絲襪啦,口紅啦,皮包啦……

  她們返回來的時候,車在路上出了點故障,她們天黑才到家。

  雖然熊熊這孩子挺妥靠,但是李太太還是有點擔心,她急匆匆趕回家。

  進了門,她看見熊熊在玩,他騎著小凳子當火車,“嗚嗚嗚”地開。那個叉老老實實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她長舒一口氣。

  熊熊看見媽媽回來,立即撲上來撒嬌。

  叉好像也認識她了,嗚嗚咿咿地叫。

  她和兩個孩子親近了一陣,馬上下廚做飯。

  經過這一天磨合,熊熊對叉好多了,李太太聽見他對他說話的時候,變得很柔和。孩子在一起玩玩就融洽了。李太太想。

  忙忙乎乎吃完了,已經很晚。

  李太太和兩個孩子躺在炕上,關了燈。

  叉很快睡了。

  屋子裏黑糊糊,只有靠窗子的地方有點白,那是微弱的月光。小鎮的夜靜極了。

  李太太抱著熊熊親了一口,輕輕說:“熊熊真乖,都是大人了,可以照看弟弟了,媽媽明天給你買蘋果。”

  熊熊說:“我還要巧克力。”

  李太太說:“還有巧克力。”

  熊熊滿意地枕著媽媽的臂彎閉上眼睛。

  過了一陣,熊熊忽然想起了什麼,睜開眼,說:“媽媽,我聽見他說話了。”

  李太太愣了愣:“誰說話了?”

  熊熊指指旁邊的叉:“他。”

  “他不會說話。”

  “我聽見他說了。”

  “說什麼?”

  “他說,我掐死你。”

  “胡說!”

  “真的。中午我在床上看畫冊,他一個人在院子裏玩,我聽見他罵了一句——我掐死你!”

  “他罵誰?”

  “院子裏好像來了一只大貓,我趴窗戶朝外看,只看見一條尾巴就沒了。”

  一個4歲孩子說的話怎麼能相信呢?李太太笑了,她摸著熊熊的頭說:“熊熊,不能編謊話啊,不然就會被狼吃掉的。睡吧。”

  熊熊就不再說了,往媽媽肩窩鑽了鑽,閉上眼睛,睡了。
  他覺得那男嬰有點不祥……



(三)  
  停電的原因弄清楚了,或者說弄不清楚了——是電線斷了,明顯是被人剪斷的,不知是誰搞的鬼。
  電線斷在小鎮西邊大約一公里遠的地方。鐵柱在追查這件事。
  鐵柱是鎮裏的員警,一個雞毛蒜皮什麼都管的員警。儘管他的智商天生有點低,可是
大家都很信任他,因為他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叉的父母一直沒有出現,他的身世還是一個深邃的謎。
  過了一段時間,李太太發現一個問題:這個男嬰從來不哭。他最愛幹的事是看電視——才1歲的孩子,他最大的愛好竟然是看電視!——假如大人有事情,把他放在沙發上,他可以一個人不哭不鬧地看一天。什麼節目都行。
  開始的時候,李太太覺得他看什麼節目都行。又過了一些日子,李太太漸漸發現了一點區別:他好像更願意看評書。就是那種穿長衫,拿摺扇,桌子上放一塊醒木——話說,這個叫李二愣的匪兵,別著匣子槍,來到倭瓜村,想弄幾只肥雞……
  他竟然喜歡評書!
  電視裏偶爾出現評書,李太太感覺他的眼睛就亮起來。
  有一次,叉在看電視,熊熊在旁邊玩水槍。一個卡通片完了之後,又來了評書,李太太順手又給他換了一個卡通片。叉一動不動繼續看。過了一陣,李太太出去洗衣服。她偶爾進屋來,發現不知是誰又把電視換成了評書節目……
  這一天,叉有點發燒。晚上,李太太把他放在自己的被窩裏,心疼地摟著他,他的身子很燙人。
  熊熊有點委屈:“媽媽,不許你摟他睡!”
返回列表